遥遥夏祭川

佛羊/片段(3)上

新的一年了啊,希望新的一年工作顺利,学习开心,事事如意。


迟了好久没更_(:з」∠)_,这次虽然只有五百字但是两个人好歹见面了,好想剧透啊……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剧透的,剧情十分大众化……


——————

片段(3上)道长


大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有点狭窄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床略薄的布衾,他抬眼,透过窗子的缕缕阳光轻轻抚摸着他的双手,空气中的尘埃缓缓颤动,似乎能闻到农家熬粥的米香。

他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地上药包扎过了,浑身干爽得不像从血污里爬出来的人,原本的粗麻袈裟也不知被谁换上了柔软的中衣。

佛祖也会煮饭吗?他想,微微转头,抬手挡了下亲吻着双眼的阳光,丝衣滑过小臂,蹭了蹭脸颊,绷带缠绕的五指有些不太灵活。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青白的道袍翻飞,安逸的灰尘被带起的气流一卷,倏忽间起了波澜。

“你终于醒了。”那人端着一碗米粥,带着如释重负的笑意,对着他说,暖阳微微靠近,模糊了周身的轮廓,只是眼中闪着细碎的光。

这是个浩气的道长。

但是为何要救自己这恶贯满盈的恶人呢?

“贫道怕死,无量天尊。”那人这样回答。

那是在巴陵镇口的驿站里,大师度过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劫。

那一天,天气很好,还能听到老树上麻雀的啁啾,和孩童无忧无虑的嬉笑。

那一晚,大师和道长跑到屋顶上吃酒。夜里风有点凉。

你伤还未愈,不该饮酒的。道长摇摇头,有点无奈。

不碍事,我醒了,伤便好了。大师又咽了口酒,热流入腹,感觉夜风拂面,十分舒爽。

他们第二天便离开了巴陵。

道长问,你去哪儿?

大师说,不知道。

道长两眼弯弯,那就跟我走吧。


——————

至少现在他们什么都不用想,好好活着就好~

啊……当时想的是清水但是后来又想加点肉了

佛羊/片段(2)

第第第第二章,虽然感觉说了很多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干货,值得庆祝的是CP两人见面了,虽然道长还没有名字_(:з」∠)_


————————

片段(2)好和尚

       “嗯?你问那个大师?”正在跟牛车的毒姐打完最后一个瞬发冰蚕,转过头瞥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小道长,“那个总是穿得破破烂烂还不参加群体活动的?”

       “对对,就是他!感觉他好神秘啊,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小道长手忙脚乱地丢了个七星,顾不得抬头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啊,不过……”毒姐继续寻觅着人群之中的残血随时奶一口,“听说他原本是个恶人,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硬角色,曾经不少同袍都被他收过人头”她的神色突然有些不自然,双眉微皱,语气也不再轻松,“后来,也不知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故弄玄虚,总之就是暗地里入了浩气,还换了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当时基本没人信他,他也不和别人结交,似乎一下子从一个阵营小斗士成了个爱好和平的人士,不打架不攻防不刷战阶威望,鬼知道他为啥不干脆退阵营……”

       听着毒姐的回答,小道长感觉有点迷茫,大师的样子看起来可不像一个人际关系不好的恶徒,虽然的确好像没什么朋友。

       “打听他做什么?”眼看着牛车即将到站,毒姐顿了一下,转过身,单手掐腰,捏了下小道长的脸,戏谑道,“是不是你的哪位小师姐看上他了?”眼中满满地写着八卦。

       “没有没有,我瞎打听的!”小道长慌忙躲开施虐的玉手,胡乱地摆了摆手。“啊啊,车到站了!”他连忙跑过去摸垃圾堆,以免再遭毒手。

       “……”毒姐也不再坚持,似乎叹了口气,走到交任务的小道长背后,弯下腰轻轻拍了拍他的左肩,在他右耳边轻声说道:“不管是谁看上他了,我都劝他最好死了那条心,那和尚可没有表面那么和善。毕竟现在再怎么慈眉善目,他也是曾经大开杀戒,手上沾满我浩气同袍鲜血的极道魔尊。”察觉到手下温软的身子一僵,她轻阖双眼,复又微张,缓缓开口,

       “靠得太近,当心被他害死。”

 

 

       想着毒姐的话,小道长有点心不在焉,跑商时差点传错了路。

       塞给他一个糖葫芦,大师有点担心地问道:“小道友可是身体不舒服?”

       意识到自己今天的多次走神,小道长有点不好意思,可心里也太过好奇,他小心翼翼地问:“大师,我听说,你以前,是恶人的?”又偷偷抬眼看身边人。

       大师的表情并未有太大变化,只是语气明显有点惆怅,他说:“是啊,杀人如麻,恶贯满盈,身上的鲜血跳到河里都洗不掉……”

       “大师你别误会!”小道长感觉自己作为眼前人可能唯一的一位朋友,有必要和他好好交流,“我不是说你是坏人啦,坏人可做不出这么好吃的糖葫芦,也不会耐心教我配装啦。”舔着亮晶晶的糖衣,他接着说,“其实吧,我觉得,你是个好大师。”说完,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十分确定。

       [我觉得,你是一个好和尚……]那人眉眼弯弯,恍若新月,洁白的道袍被夜风吹得鼓起,似乎马上就要带主人乘风而去。

       “大师?”小道长发现面前的人似乎发起了呆,双眼似乎看着自己,似乎又看着别处。他摆了摆手,想要唤醒大师。

       “小道友,”身穿僧袍的人阖上双目,带着些许怀念的语气说道,“你想不想听故事……”不过也没等到小道长开口,他就继续说了下去,也不知是早就料到会得到肯定的回答,还是不过想讲个故事。

       小道长想,巴陵的风有点暖,吹在脸上有些痒,巴陵的河有点凉,身上的衣服挡也挡不住河边青石的寒气。

 

       那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久到大师已然忘记了他为何而入恶人。

       故事的开头,是一次激烈攻防的结束。

       极道魔尊躺在清凉的河水里,吸满血的僧袍被一次次地冲刷,将周围的河水染成鲜红,裹着油菜花香的风都带不走空气里血腥的味道,感受到生命力随着鲜血而流失,他想,我大概是要死了。不是平时的重伤,而是真正地死去,灵魂消逝,肉体腐朽,可能化作尘化作土,被风带到远方,也可能变成泥变成石,沉入河底,还可能进到鱼或者虾的肚子里。他扯动了下嘴角,似乎是要笑,也许是想要念一遍佛号。

       这大约是我的劫到了。

       “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重伤的大和尚。”清亮的声音响起,模糊的视野中闯入一张陌生的、只能勉强辨认是位纯阳弟子的面目。他终究撑不住,昏了过去。

       那位道长的声音充满活着的力量:“日行一善,无量天尊。大和尚,村口的老树还没开花,你可千万撑住别死啦。”说着,便背起了浑身湿漉漉的血人儿,似乎也不在意崭新的道袍被沾上血污,迈步向巴陵镇走去。

       大师说,他曾经信佛,后来信己,但是那人出现的时候,他想,这世上大概是真的有佛的吧。



————————


       本章解锁:其实知道很多但是非常不喜欢大师的毒姐,目前还没有名字的主角道长。

    

佛羊/片段(1)

新新新新文还债,小学生文笔,见谅_(:з」∠)_

————————

片段→奇怪的大师


       小道长在跑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大师。

那是在巴陵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旁,和别的侠士急匆匆地骑马奔波不同,这个大师顺着土路慢悠悠地前行,时不时停下来采集路边的草药,若不是头顶的跑商BUFF,小道长都要以为这个毫不起眼的和尚是个尚未满级的中立人士了。

       “这位小道友,不知小僧可是有何不妥,为何你一直看着小僧?”许是感受到了窥探的目光,那个大师转过了身,双手合十,向着骑在马上的小道长轻颂了一声“阿弥陀佛”。

       小道长顿时小脸一红,意识到自己近似监视的行为有些唐突了。不过看这位大师衣着朴素,似乎是个刚入阵营的新手。年轻的浩气盟侠士心想,师父曾经教育过,“要与人为善,乐于助人”,身为浩气盟子弟更应该互帮互助,同甘苦共奋斗,一起走上人生巅峰。想必穆小盟主也会十分赞许这种大号带动小号的行为吧。

       小道长有些局促的握了握拳,放到嘴边轻咳一下,状似严肃地翻身下马,收起坐骑,走到大和尚面前,认真地作了个揖,说道:“大师莫怪,我看你独自跑商,形单影只,怕是极易成为恶人的劫掠目标,不如我们结伴一同进行?”说着,他抬起小小的脑袋,用坚定的双眼看着大和尚,表示自己很大很可靠。

       大和尚似乎被这自带闪光的眼神感染了,微微一怔后,嘴角轻勾,又念了一遍佛号,躬身回礼,“多谢。”他说,清风拂过,带着金色油菜花田的馨香,卷起有些泛黄的僧袍,衣袂翻飞,仿佛素荷展开层瓣。

       “不客气不客气。”小道长连忙摆手,表示自己只为助人不求回报,心说这架势俨然一位得道高僧啊不知道为啥修佛的人却入了这腥风血雨的阵营之中。

       “唔——谢谢道清大哥哥!”没等感慨完,小道长发现手上突然多了一串糖葫芦。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礼一件,聊表敬意。”大师笑着说。

        看了看红艳艳裹着糖衣的山楂果,再看看面带微笑却似乎透着一丝狡黠的大师,小道长有些绷不住严肃的表情了,这让他记起了被前辈们喂糖葫芦惨遭蹂躏的悲惨经历。他该不会是个妖僧吧,他想。

       不过似乎不太紧张了。小道长偷偷在衣袍上擦了擦手心的汗,一边咔嚓咔嚓吃着糖葫芦,一边跟着大师一同“走商”。

       吃完糖葫芦,他轻叹了口气,不再刻意绷紧神经,偷偷打量大师,反而好奇心暴露,和对方欢快地聊了起来。

       “大师大师,我们加个好友吧,我叫玉延,你呢?”

       “大师大师,你为什么要加浩气盟啊?僧人的话不是都需要清修啊钻研佛法吗?”

       “友人相邀?体验生活?什么样的友人啊?不过大师你可真讲义气啊,总感觉你是被诓骗进来的……”

 

       互加好友之后,小道长也开始和大师约日常。

相熟之后,他发现这个人确实不适合阵营生活,不管是战场还是攻防,大师从不参与,只有偶尔的名剑大会刷币能见到他的身影,似乎阵营只是让他的日常多了一项跑商。小道士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参与那些阵营活动?他记得,当时,大师答道:

       “阿弥陀佛,小僧怕死。”

       他似乎是玩笑一般说着。

 

       哦,当然,如果当日大战是一线天的话,那一定是约不到大师的,毕竟一线天井口前的激战快要和小攻防相媲美了。

 

       虽然阵营日常有偷懒嫌疑,但是小道长也发现,大师是个熟练犀利的副本人士。那天小道长心血来潮,想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便去秦皇陵包了个团,进本之后发现了前来打工的大师,看大师一身精六插八,合理配装,熟练地打了个般若,然后熟练地放了桌芙蓉出水宴……看着大师丝毫不差地完成团长布置的任务,和团里其他人虽不多却自然的交谈,小道长躺在凉凉的青石地板,看着昏暗的天花板,感觉周围的技能音效仿佛在另一个世界。

       无聊的要睡着了,小道长心想。

       随着几声欢呼,BOSS强大的身躯轰然倒地,爆出几件装备。团长走上前,开始有条不紊地拍装备。

       隐约中小道长似乎听见了一声“阿弥陀佛”,他转头,发现大师看着地上的残骸,默默地念了一段听不懂的经文,他站在那儿,仿佛是一尊菩萨站在佛前。

       真是个奇怪的大师啊,对每一个倒下的BOSS都要超度一番,不过他做的东西是真的非常好吃,小道士喜滋滋地又吃了一口刚刚大师给的热乎乎的小吃,感觉能交到这个烹饪专精的大师真是太好了。

       好不容易熬完一次秦皇陵,小道长感觉浑身酸软,伸了下腰,决定去打个战场活动一下。不过,想到本里大师在耳边悄悄告诉他的关于纯阳的配装时,他对大师说大师你知道的可真多,大师当时的表情,似乎有点悲伤。

       大师也是个有故事的大师啊,小道士想。


Tbc


————————

章一解锁:大师和小道士的名字,但其实两人并不是CP。





【段子】如果把全职高手倒过来看

落天下:

元旦大礼,看了几年前的段子“把西游记倒过来看”之后突发的脑洞。祝大家新年快乐!

PS.这好像才是真正的#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叶修原本是荣耀电子竞技选手的国家队领队,后来来到兴欣战队当队长却不被队友所接受,方锐、莫凡、安文逸、魏琛、罗辑、乔一帆、包子、唐柔纷纷依次离队,连关系较好的苏沐橙也转会嘉世。兴欣自此解散,无所事事的叶修在陈果手下当起了网管以糊口。一个雪夜,叶修在帮助陈果战胜了她连战52局都没能打嬴的对手后,终于舍弃了君莫笑账号,投身马路对面的嘉世俱乐部。

此时嘉世俱乐部虽然不景气却仍然在走上坡路,叶修从孙翔手中接过一叶之秋的账号,更名叶秋,第一年带领嘉世跻身进入前二十,随后的第二、第三、第四年连续打入了季后赛,第五年更是与豪门霸图决战总决赛。虽然最终惜败,不过之后的第六、第七、第八年他却带领嘉世走向了巅峰,蝉联三届联盟总冠军。至此叶修以斗神之名屹立在荣耀巅峰,原本嘉世中并不待见他的队友此时也对他钦佩不已。

苏沐橙在第五年之后离开了叶修,重新回到了学校。吴雪峰在协助叶修拿到三个冠军之后也准备离开。叶修在经历了周泽楷、黄少天、喻文州、肖时钦、王杰希、张佳乐等几位好友的先后退役后,最终和韩文清一起离开了联盟。

后来叶修离开了嘉世,却依然活跃在网游里。一日他走进了随缘网吧,与一个极擅长游戏的少年几番PK后,最终获得了胜利。少年有些气急败坏地扔下了耳机,对叶修说道:“              ”

窗外蝉鸣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微风带动了柳树枝。

那年夏天,他们都在,时光正好。




“爸,妈,叶秋,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