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遥夏祭川

佛羊/片段(3)上

新的一年了啊,希望新的一年工作顺利,学习开心,事事如意。


迟了好久没更_(:з」∠)_,这次虽然只有五百字但是两个人好歹见面了,好想剧透啊……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剧透的,剧情十分大众化……


——————

片段(3上)道长


大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有点狭窄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床略薄的布衾,他抬眼,透过窗子的缕缕阳光轻轻抚摸着他的双手,空气中的尘埃缓缓颤动,似乎能闻到农家熬粥的米香。

他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地上药包扎过了,浑身干爽得不像从血污里爬出来的人,原本的粗麻袈裟也不知被谁换上了柔软的中衣。

佛祖也会煮饭吗?他想,微微转头,抬手挡了下亲吻着双眼的阳光,丝衣滑过小臂,蹭了蹭脸颊,绷带缠绕的五指有些不太灵活。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青白的道袍翻飞,安逸的灰尘被带起的气流一卷,倏忽间起了波澜。

“你终于醒了。”那人端着一碗米粥,带着如释重负的笑意,对着他说,暖阳微微靠近,模糊了周身的轮廓,只是眼中闪着细碎的光。

这是个浩气的道长。

但是为何要救自己这恶贯满盈的恶人呢?

“贫道怕死,无量天尊。”那人这样回答。

那是在巴陵镇口的驿站里,大师度过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劫。

那一天,天气很好,还能听到老树上麻雀的啁啾,和孩童无忧无虑的嬉笑。

那一晚,大师和道长跑到屋顶上吃酒。夜里风有点凉。

你伤还未愈,不该饮酒的。道长摇摇头,有点无奈。

不碍事,我醒了,伤便好了。大师又咽了口酒,热流入腹,感觉夜风拂面,十分舒爽。

他们第二天便离开了巴陵。

道长问,你去哪儿?

大师说,不知道。

道长两眼弯弯,那就跟我走吧。


——————

至少现在他们什么都不用想,好好活着就好~

啊……当时想的是清水但是后来又想加点肉了

评论

热度(1)